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小鱼儿主页马会开奖 > 鲍威 >

爱你是因为你就是无可取代的大卫·鲍伊(David Bowie)

发布时间:2019-07-04 12:08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重型猎鹰火箭到太空之后,也顺便揭露了他身为大卫·鲍伊(David Bowie)的迷弟属性:发射前先导片的背景音乐是《Life on Mars》;乘坐特斯拉的太空人称为“Starman”;发射后车载音响播放的则是《Space Oddity》,不出意外的话,这首歌将在浩瀚的宇宙中循环10亿年。

  大卫·鲍伊于1947年1月8日出生于英国伦敦的布里克顿,原名为David Robert Jones,中国粉丝亲切地称他为“宝爷”。

  大卫·鲍伊有两个姐姐和一个哥哥,但他们之间并没有完全的血缘关系。大卫很爱他同母异父的哥哥特伦斯·伯恩斯(Terence Burns),只不过他哥哥在1985年1月6日因为抑郁症而自杀,彼时已经大红大紫的大卫并没有参加葬礼,因为他知道他的出现并不会给家人带来安慰,相反地,只有无穷无尽来自媒体的关注。

  大卫自小就有表现欲,参加了足球队、唱诗班,大有一副要把自己培养成文武双全的架势。12岁时,他开始学习萨克斯管,哥哥特伦斯花费了大量的力气,让其师从英国著名萨克斯大师罗尼·罗斯(Ronnie Ross)。15岁时,他组建了人生中的第一支乐队,谢天谢地,他应该算是找到了自己人生奋斗的方向。

  14岁时,大卫和他的好友乔治·安德伍德(George Underwood)为了一个女孩发生了激烈地争吵,愤怒的乔治一拳打到了大卫的左眼。若干年后,大卫笑着回忆这段往事时提到,“那一拳并不是很重。”但是,当时这一拳导致了大卫左眼括约肌损坏,左眼瞳孔不再对光线产生反应,永远呈放大状态。

  照片拍摄于1980年,大卫·鲍伊参加自己的百老汇表演The Elephant Man的开幕式,照片中可以清晰地看到他的双色瞳。大卫的眼睛原本是蓝绿色的,左眼因为反光,时常显现出棕色,而这命中注定的一拳使得受伤的眼睛成为了大卫最显著的招牌之一,他被狂热的歌迷们称为“金银眼妖瞳”。

  至于乔治,他和大卫保持了几十年的友谊。从最初的乐队吉他手,到后来成为一名成功的商业插画家,并为大卫制作了早期最著名的三张专辑《Space Oddity》、《Hunky Dory》和《The Rise and Fall of Ziggy Stardust and the Spiders from Mars》的封面以及海报,他一直陪伴在大卫的左右。

  1965年,因为重名问题,大卫花了好几个星期来考虑新名字,甚至叫过Tom Jones,同年9月16日,他正式把David Jones改成David Bowie。

  说到这里,想必他对Tom这个名字应该是有感情的,在著名的《Space Oddity》这首歌中,他创造了一位主角,就叫Major Tom。主要讲的是,太空舱里的Major Tom和地面控制台唠唠叨叨的对话,突然由于线路故障,联系中断,Tom无法返回地球,因此不得不永远孤独地漂流在宇宙里。

  1967年,第一张专辑失败后,大卫备受打击,甚至考虑放弃音乐了。他一头扎进僧侣院研究佛经,又跑去演了哑剧,在艺术片里客串小角色,总之就是没有继续做音乐。与此同时,他迷上了地下丝绒乐队(The Velvet Underground),大卫后来的音乐创造深受其影响。1969年,大卫以《Space Oddity》作为转型的第一张专辑正式回到公众面前,并且为人熟知的先锋造型也是从这里开始的。

  1971年,大卫的第三张专辑《The Man Who Sold The World》开始真正地引起了轰动。封面上的他梳着长长的卷发,黑色的长靴,丝缎长裙,胸口低开,只用两枚褡扣系住。这种美丽惊世骇俗,开创了真正的Glam摇滚时代。

  到了专辑《Hunky Dory》,大卫把成功发挥到了极致。整张专辑更有了地下丝绒乐队的味道,他开始熟练地驾驭自己的嗓音,音乐风格趋向于成熟。除了《Life on Mars》以外,还有一首歌献给了他最喜爱的波普大师安迪·沃霍尔,并取名《Andy Warhol》。

  20年后,他在美国艺术家巴斯·奎特的传记片《轻狂岁月》中,演了一回沃霍尔本尊。据说,片中他所戴的银白色假发,就是沃霍尔的私物。这一切也是因为地下丝绒乐队,那张经典的黄香蕉专辑封面就是安迪·沃霍尔为其创作的。

  1972年,大卫把自己变成了Ziggy Stardust。Ziggy这一名字来源自一个裁缝店,一个看似玩笑的名字只存在了短短两年,却成为了大卫一生中最重要的形象。《The Rise and Fall of Ziggy Stardust and the Spiders from Mars》是公认的,他最出色的专辑之一,很多人都说,之后的大卫再也没有如Ziggy时代一样出色。

  Ziggy看上去夸张又怪异,并带有挑逗意味和刻意卖弄风情,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这个时期也是他事业的高峰期,他的部分服装是由日本设计师山本宽斋所设计的,所以常常可以非常古怪和不自然地找到日本乃至中国特色。

  在出名之前,大卫很渴望成为一个真正的巨星,他在充分表达自己对于音乐追求的同时,不断调整并且尽可能满足市场的需求。他在采访中不断给自己贴上“Storyteller”的标签,而非“摇滚歌手”,力求让英国粉丝买账。到了Ziggy时代,大卫得到了全英国地狂热崇拜,他成为了名副其实的超级巨星。

  火红的短发、剃掉的眉毛、多彩绚烂的衣服,光怪陆离又充满情色。Ziggy在舞台上穿着挑逗的衣服唱歌,和吉它手模拟各种性爱动作。他宣称自己是双性恋,歌曲不再尖锐,尽力讨好粉丝,但是仍然让人觉得Ziggy其实是一个遁世者。

  Ziggy令大卫的精神不堪重负,导致抑郁之后,他终于宣布“Ziggy已死”,急需找回自己。对于大卫来说,他其实已经很难将自己真实的人格从Ziggy中分离出来,“它会追随我很多年,我整个人的个性都深受影响。它变得非常危险,我真的开始怀疑自己是否还清醒。”这一阶段,他患有精神分裂、抑郁,身陷吸毒、戒毒、复吸和酒精。1973年,大卫·鲍伊在伦敦Hammersmith音乐厅中,宣布结束Ziggy的身份。

  1975年,大卫正式准备进入美国市场,他推出了新专辑《Young Americans》,毫无征兆地改变了形象和音乐,近乎180度大转弯。他把头发染成了金色,西装革履,让人觉得不那么跳脱的大概也只有坚持化妆这一项了。

  同时,大卫的音乐风格也发生了变化,歌曲风格是更适合美国人口味的灵魂乐。新专辑内的《Fame》曾登上美国排行榜第一名的位置,这也是大卫的音乐第一次在美国地区成为冠军歌曲。

  因为Ziggy时代的结束,导致了许多粉丝的不满,很多喜爱Ziggy时期那种另类的老粉丝逐渐离去,但同时又有更多新歌迷补充进来。大卫开始优雅地摇摆,吹奏萨克斯,唱着美国梦和美国人关心的现实问题。

  这些帮他成功虏获了美国人的心,美国人看着摇摆的大卫,唱着布鲁斯,一下子就爱上了。大卫借此转型成功做到了他在Ziggy时代无法做到的事情。

  图片从左到右:大卫·鲍伊、阿特·加芬克尔、保罗·西蒙、小野洋子、约翰·列侬、罗贝塔·弗莱克在美国格莱美颁奖现场。到了1976年,大卫的专辑《Station to Station》正式宣告“The Thin White Duke”时代的到来。距离感和帅气并存,此时的大卫的形象与定位已经慢慢固定,在后来的40年内,都不再变过。

  1977年大卫到了柏林,并先后制作了三张专辑《Low》、《Heroes》和《Lodger》,被媒体称为“柏林三部曲”,也是大卫被公认的三张上佳专辑。其实打一开始,圈内并没有对大卫的音乐才华和唱功有过什么所谓的褒扬,即使是在Ziggy时期,他们也认为不过是骗青春期孩子们的把戏。但是从“柏林三部曲”开始,大卫开始真正在业界受到了尊敬。

  此后的三年大卫只有《Scary Monsters》一张专辑发行,其中《Ashes To Ashes》作为《Space Oddity》的现代版本,续写了Major Tom在外太空的故事,也是自1975年来David难得一见的最出色歌曲之一。

  80年代的大卫事业极其成功,他在主流乐坛有一席之地,并且在时尚和艺术界都有所成就。但是很多歌迷认为80年代的大卫,在音乐上趋于平庸,甚至可以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平庸。事实上,“80年代”是“平庸”的另外一种表述方式,那个时候的电影和音乐无一不平庸。

  这个时期大卫·鲍伊接拍了很多电影,也尝试了很多新的音乐创作方式,但是从《Never Let Me Down》这张专辑开始,他不断地遭受批评与打击,整整十多年,大卫在音乐上竟然成为了一个“失败者”,没有什么大的水花就算了,还时常被拉出来遭受各色批评,这样的创作低谷一直持续到1999年发行的专辑《Hours》。

  1994年的大卫·鲍伊,其实从1995年的《Outsider》开始,他已经开始重回乐坛宝座的位置。进入21世纪之后,大卫的佳作不断,偶尔世界巡演时还会唱一唱70年代Ziggy时期的老歌,很多粉丝对比70年代的巡演画面,再看看如今这个稍微有一点点发福的中年男人,感慨万千。

  大卫很喜欢在聚光灯下的感觉,只要是开世界巡回演唱会,他都会非常兴奋,他身边和他工作多年的同事说,“从来没见到他如此开心和轻松。”可惜这种轻松并不长久,他在一次巡回演唱会时突发心脏病,被紧急送到了医院,演唱会终止,一直到2013年,他再未出过新专辑。

  2006年克里斯托弗·诺兰找到大卫·鲍伊邀请他出演《致命魔术》里的特斯拉。虽然,大卫·鲍伊还会使用拍电影和拍广告这种方式活跃在公众视线内,但是多数粉丝还是一度以为他们致敬挚爱的宝爷都不会再出专辑了。

  2013年,在很多人连CD机都找不到的时代,大卫秘密地出了他的新专辑《The Next Day》。过去的三十多年大卫一直疲于又矛盾的与公众的关注作博弈,到了这张专辑,他下定决心尽最大可能对于新专辑的一切保密。他与同事在通电话时甚至会称新专辑为“Table”,以防窃听。

  大卫·鲍伊的最后一首歌《Lazarus》MV中的场景,在MV中出现了两个大卫:一个是在病床上的大卫·鲍伊,另一个是身着紧身连衣裙的大卫·鲍伊,一如年轻时的他。2016年1月11日,大卫·鲍伊去世,去世时仅有69岁。69岁时的鲍勃·迪伦,还来北京开了一场演唱会呢,但中国的粉丝始终没等到大卫·鲍伊。

  1967年,大卫认识了一个活泼的年轻女孩安吉拉·巴尼特(Angela Barnett),这一年正是他迷茫并且寻找转型出路的时期。安吉拉的闯入使得原本灰暗的生活有了光明,1970年在《Space Oddity》大获成功之后他们结婚了,第二年,他们有了一个儿子。

  大卫很爱他的家庭,在专辑《Hunky Dory》里他还专门写了一首歌《Kooks》给他的儿子。他的儿子原名佐维尔·鲍伊或乔伊·鲍伊,18岁时,自己改名为邓肯·琼斯(Duncan Jones)闯荡江湖。

  他的儿子就是拍过《源代码》和《魔兽》的大导演。据说,最早大卫有意让儿子走音乐道路,但是邓肯更喜欢机器人和人工智能,不过好在他在文艺界也算混得不错。2009年他的电影处女作《月球》首映时,大卫还前去捧场了。

  大卫成功后来到了美国,认识了自己崇拜的娄·里德(Lou Reed)和伊基·波普(Iggy Pop),并且与他们走得很近。事实上,大卫也是尝试用自己的影响力来帮助他的偶像。很快他们形影不离,成为了有名的三剑客。娄·里德是公开的同性恋者,而伊基·波普的行为也早已不是性别就能解释了的范围内。

  Ziggy时期的大卫以双性恋自居身处其中,公众总是乐于挖掘他们之间会发生什么。尽管和安吉拉温馨的场面也时常出现,但是他们三人的谣言依旧满天飞。人们对于三个有才华的音乐人之间的猜忌远远比大卫拥有正常家庭更感兴趣。若干年后,已经摆脱Ziggy的大卫在采访时曾苦笑说:“我知道,在70年代早期,人们更关心的是我那根东西怎么用的问题。”

  1980年,大卫从从柏林回来,并开始戒毒,就在他努力戒毒的时期,妻子安吉拉却因为过分沉浸在吸毒和酗酒中,导致精神状况不稳定。她不再照顾儿子,愤怒的大卫与她离了婚,并且花了75万英镑买下了儿子的全权监护权,他说他要独立照顾儿子。

  1990年,在朋友的介绍下,大卫认识了现在的妻子伊曼,伊曼是一位来自索马里的超模,和大卫一样,离过一次婚,并有一个孩子。相恋两年后他们决定结婚,儿子邓肯成为了伴郎。美好的爱情生活激发了大卫新的创作能力,也正是这个时期,备受好评的专辑《Hours》横空出世。伊曼和大卫育有一个女儿,大卫是个女儿奴,走哪儿带哪儿。他很重视家庭,除了之前的双性传闻以外,大卫几乎没有绯闻。大卫去世之后,伊曼和女儿并没有现身,他们担心媒体的关注和过多的解读会影响她们的正常生活,也自此消失在了人们的视野里。

  大卫因为其先锋的造型影响了许多时装设计大师,他最早的服装都是和山本宽斋合作的,但因为邀请他的价格实在是高,到后期大卫仿照他的设计为自己山寨了不少。

  1997年的专辑《Earthling》中穿的那件用英国国旗改装的袍子是亚历山大·麦昆(Alexander McQueen)给设计的。亚历山大·麦昆曾说,他所有的设计都是受到了大卫·鲍伊的影响和启发。

  2000年,大卫·鲍伊穿着亚历山大·麦昆的长款外套在格拉斯顿堡音乐节。大卫曾说过,除了棒球,他实现了自己的全部梦想:音乐、绘画、电影、网络……是的,大卫也是一名画家。

  他一直在改变,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我知道我一直都是在收集,我想我应该是一个收藏家吧,因为我总是想要把所有见到过的个性和想法都收入囊中。”他曾不止一次公开表示惧怕衰老,也对,一个每日都有新鲜想法的人怎么会允许自己失去驾驭这些新鲜的能力。很多人喜欢他就是喜欢他的多变,有时候想想,一个人的生命可以如此充实,也真是令人羡慕至极。

http://magyarhub.com/baowei/267.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