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小鱼儿主页马会开奖 > 鲍威 >

蔡孟翰:你们都不了解的大卫鲍伊

发布时间:2019-07-02 22:29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我并非大卫·鲍伊粉丝,虽然,我很喜欢他的一些音乐,但总的来说,我对他多数的音乐,不管是早期或晚期,均相当无感。本来也毫无打算写一篇追悼他的文字,但这两天读完众多谈论追思他的文章文字以后,突然觉得不得不僭越说几句话,因为我发现绝大多数中文的文章,过于亟亟于阐释发扬大卫·鲍伊挑战性别界限的政治意义,借机推销自己认同的政治道德观,对于他在西方,乃至世界流行音乐史上的贡献与意义只字未提或轻描淡写,甚至事实认定错误,非常误导,这倒与过去汉儒说《诗》,动辄专注于阐扬宣导诗里的政治道德风刺意义,不甚在意《诗》的内容所指为何,本质并无二致,同样致力于意识形态的建构与维护,只是以前是儒家的政治道德价值,现在换成西方最新的政治道德价值观而已。我觉得首先需要从艺术的角度,从全球流行音乐来理解大卫·鲍伊的艺术内容与成果,抵制道德主义的上纲上线。

  其实,即便西方或自由派的报纸媒体,今天对于大卫·鲍伊在70年代初几年之间,挑战性别界限,并无大幅着墨,甚至略去不提,与中文的文章形成强烈对比。美国的自由派《纽约时报》强调大卫·鲍伊跨越音乐,艺术与时尚,英国龙头报纸《卫报》同样着眼于他几十年来在流行音乐与流行的时尚中创新者的角色。为何西方自由派或媒体不强调大卫·鲍伊的挑战性别界限,我想原因,不外乎是这绝非他最大的贡献,甚至他本人后来在1983年在一篇《滚石杂志》的访谈中,他就说他是一位秘密的异性恋者(closet heterosexual),而且他接着说双性性倾向(bisexuality)是他最大的错误,基本上打翻不少人对他的认识与期许。

  这又并非说大卫·鲍伊挑战性别界限一点都不重要,而是其重要性需嵌入在音乐界与时尚界两边的发展来看,特别是在70年代中叶以后到80年代中叶,整整十年间,他对英国与世界流行乐的巨大影响。大卫·鲍伊在80年代以前,在美国音乐市场,以专辑与单曲排行榜来看,并非巨星,只能说颇有名气,只有三张专辑进入前十名,有一首荣获榜首的单曲——Fame,没有其他单曲进入前十名, 他的1969年成名曲——Space Odddity在英国荣登首位,在美国却最高不过第15名,他在英美两地成为名副其实的巨星是要等到1983年《Let’s Dance》(让我们起舞)这张专辑。

  他的影响倒不是纯粹在音乐上,他的音乐其实并不是走在时代尖端,80年代的音乐在乐风上受到他的影响不大,因为特别在电子合成音乐里,大卫·鲍伊既不前卫,亦非创新(只要稍微一比较他的柏林三部曲与The Human League在1979发行的专辑《Reproduction》,高下立判),甚至可以断言他在80年代的音乐还是追随时代的乐风,上述《让我们起舞》这张专辑便是一个例子;那么,他的影响到底为何呢?我认为是在大卫·鲍伊将流行音乐改变与提升到一种整体的表演艺术(performance art),挑战性别界限(gender bending),便是他表现艺术的手法与题材,他的艺术带给英国社会,当时最大的震撼,就是经由挑战性别界限而展开的个性解放。

  没有大卫·鲍伊带来的个性解放,便没有后来在1980年代前半席卷美国乐坛的英国流行音乐第二波的侵略(Second British Invasion)。英国第二波侵略美国音乐市场的流行音乐,便是崛起于1970年代末,所谓的新浪潮(New Wave)音乐,这第二波的说法,乃是相对于在1960年代中叶,英国流行音乐风靡美国的第一波侵略,其中的佼佼者,就是人人皆晓的披头四。

  英国新浪潮音乐中,在美国最引领风骚,同时亦最深受大卫·鲍伊影响的,便是所谓的新浪漫音乐(New Romantics),如Japan,Duran Duran, Culture Club, Spandau Ballet, Wham, Visage等等。而且大卫·鲍伊与一些新浪漫乐队或歌手从1980年起,便时有合作。1983年由大岛渚执导,大卫·鲍伊与坂本龙一主演的《战场上的耶诞节》(Merry Christmas,Mr Lawrence),其中的主题音乐《Forbidden Colour》(禁色),其声音版本,便由Japan忧郁俊美,又有诗人气质的主唱David Sylvian演绎,歌词亦是他填写的,坂本龙一则是创作音乐。

  英国新浪潮音乐,特别是新浪漫音乐,以我来看,有三个主要组成成分,第一是大卫·鲍伊作为个性解放之表演艺术的摇滚乐,第二是罗西音乐乐队(Roxy Music)带有忧伤的浪漫曲风,主唱Bryan Ferry多年如一的英国彬彬有礼绅士形象,第三是成熟与数位化的电子合成音乐。这三者的结合,只有出现在1970年代末的英国,不然,同年代在日本,由教授(Professor)坂本龙一带领的YMO乐队,在电子合成音乐的领域,可是一点也不输英国最一流的电子合成音乐,YMO的一首Rydeen就媲美The Human League的《Dare》专辑在电子合成音乐史上的成就,至今听来,依旧热血沸腾。当然,美国亦有自己的电子合成音乐,如1970年代末成军的The Cars,所以,电子合成音乐并非英国的专利,更不是新浪潮与新浪漫音乐独有的特色。

  于是,这三者的结合,又以大卫·鲍伊的影响在征服美国市场时最为关键,因为新浪漫音乐将表演艺术与个性解放作为其音乐艺术的主要特色,适逢1981年美国MTV电视台的成立,结合拍摄单曲音乐影片,彻底实践大卫·鲍伊的表演艺术理念,这其中最成功不外是Duran Duran,Culture Club与Wham,第一代的MTV巨星。Duran Duran以年轻俊美的长相,英国绅士的时髦打扮,詹姆斯·庞德(James Bond)潇洒的生活方式,有多样的故事情节,在世界各地上山下海取景摄影,从秘鲁到斯里兰卡,从加勒比海到欧洲的花都——巴黎,将其以电子合成音乐为主的曲风完美包装。

  Duran Duran确实有个性解放的一面,但其呈现的风格,却是继承Roxy Music主唱Bryan Ferry的英国绅士范儿与Roxy Music的乐风,新浪漫乐队如Spandau Ballet, ABC也是,在两性之间,挑战情色的界线与沉溺在感情的纠缠。其实80年代起,大卫·鲍伊亦走向如此较为保守或常规造型,而不再挑战性别界限,1983年的名曲China Girl(中国女孩)更借由西方男性对东方女性的性幻想,流露西方白人男性在后殖民地时代后现代深刻的不安感。新浪漫音乐继续大卫·鲍伊之前挑战性别界限的主题,不乏其人,有巨星级的Culture Club的主唱Boy George(乔治男孩),Visage的主唱Steve Strange与Dead or Alive的主唱Pete Burns,以Dead or Alive最为耽美最为倒错,其成名曲——You Spin Me Round(你让我神魂颠倒)正好一语道中。

  1996年当大卫·鲍伊入选摇滚乐名人堂时,在会场引介他的是Talking Heads的主唱David Byrne。美国最伟大的乐队之一,Talking Heads在1984年的演唱会《Stop Making Sense》与其纪录片,刻画资本主义社会中产阶级生活的荒谬与虚假,挑战这种社会里人们认为的理性究竟是何物,可说是将大卫·鲍伊作为表演艺术的流行音乐发挥到最淋漓尽致的演唱会,至今,无人超越。由David Byrne引介进入摇滚名人堂,不正是肯定大卫·鲍伊对Talking Heads艺术的影响,以及认定他为作为一门艺术的流行音乐留下巨大的遗产。

  时至今日,在全球流行音乐里,绝大多数音乐人已经奉行作为表演艺术的流行音乐之理念,而非仅仅是写歌演奏唱歌而已,然而,在全球资本主义的运作之下,这种艺术理念,是好是坏,虽未盖棺论定,但今日的流行音乐的声音(sound)却已经了无70年代80年代的多彩多姿,在追悼大卫·鲍伊的逝去,不免惹出对那些年代几许切不断的乡愁。

http://magyarhub.com/baowei/250.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